常州新闻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科学探索 > 正文内容

异世无冕邪皇最新章节_ 第315章 宏图宝鉴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来源:常州新闻网   时间: 2019-05-14

    紫色发亮的晶体好像一块结了晶的粘土,牢牢的抓住紫河落泉花共的根须,在洪元空间里,风绝羽可以放心的用神识观察任何一种毒物,紫河落泉花也不例外,神识幻化出来的大手拿着紫河落泉花的根茎,让风绝羽感觉到花朵上传来丝丝凉意,看起来金牙老头口中的紫河落泉花也是一种至寒至毒之物。≌∽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紫河晶?

    这玩意有什么用?

    对于风绝羽来说,紫河晶这种高级货根本没什么用处,还不如紫河落泉花的花液来的实在,不过紫河晶的出现,倒是给风绝羽提了个醒。神秘纸卷指引的不是紫河落泉花,也不是黑腹巨蟒,而是寄居在紫河落泉花根须上面,为紫河落泉花提供养分的紫河晶。

    这一点的肯定,是风绝羽在神秘纸卷上找到的答案,因为当他拿到紫河晶的时候,那个神秘纸卷上离着自己最近的亮点完完全全的消失了,要不是当初银星光点不具一格,风绝羽都不容易发现,就好比漫天的星空下少了一颗星星般微不足道。

    但是有了神秘纸卷,这个变化就显得异常的清晰了,重新打开神秘纸卷,风绝羽再也看不到特别独特、特别明显的银星光点,仿佛这一切都是环境,虚无飘渺的星空、璀璨迷离的银河,一切的一切都十分的自然。

    有了这个发现,风绝羽几乎可以肯定,神秘纸卷应该是某种侦测宝物的雷达,只要自己靠近某种宝物,就算埋在地底也能被神秘纸卷挖出来。

    抖了抖神秘纸卷,忽然间,奇异的一幕发生了,只见刚刚消失的闪动银星光点脱离了神秘纸卷慢慢飞来,一下子包裹住了紫河晶,二者合一,紫河晶上散发出点点亮光,亮光从白到紫不断交替闪动,足足十几次之后,紫河晶上燃起了一团微弱的焰火。

    紫色的焰火,正在透明的紫河晶中间跳动,火团并不算大,但能够很好的让人捕捉到其中奇妙的变化。

    “紫色的火?”

    风绝羽诧异的观察着紫河晶的变化,短短三息之后,紫河晶才完完全全的恢复了正常,只是那团火焰的印记却存留在了紫河之上。看着那印记,风绝羽立马觉得有些熟悉,想了半天,突然他眼前一亮。

    “宏图印记?”

    这个发现让风绝羽吃惊不小,针对以往对宏图大世界的少量认知,风绝羽赶忙把战殇和赤电剑法的剑谱拿出来比对,不由发现,三种火焰的印记一模一样,完全就是宏图印记。
得了癫痫病还有没有未来了>     唯一区别,就是火焰的大小不同、颜色不同。

    战殇和赤电剑法的剑谱上的宏图印记都是白色的,紫河晶上的却是紫色的,而且战殇的宏图印记最小,赤电剑法偏大,紫河晶则最大,像一团雄雄燃烧的烈火。

    战殇是白焰三品的武刃、赤电剑谱是白焰二品的武技。

    莫非

    赤焰、青焰、黑焰、紫焰、白焰

    根据丹士的分类,风绝羽不由想到一可能,莫非有些宝贝也被列入了宏图当中,分了等级?

    太有可能了!

    拿着三样宝物比对了一番,风绝羽忽然发现一个足以让他大吃一惊的可能。

    那就是从颜色上和印记的大小上区别来看,如果自己想不差,那么这枚紫河晶,至少应该是紫焰级别的,而且最少是三品。

    紫焰一品,尼玛,老子到底得到的是什么东西?

    翻出了神秘纸卷,此刻风绝羽再也无法用平常心去对待了,一个具有雷达扫描功能的寻宝图?还是一个可以鉴定宏图宝贝的神秘仪器?

    “没想到这该死的宏图大世界居然还有这种先进的科技,这张破纸到底是什么做的啊?”

    风绝羽把神秘纸卷卷了起来,拿在手里看,卷起的纸卷普通到扔在地上也不会有人捡,可是一打开,漫天璀璨星光、迷幻飘渺银河,煞是好看。就算风绝羽拿出去说,这是神明留下来的遗迹,恐怕也会有人相信,这玩意,简直太神奇了。关键在于,神秘纸卷的用处太大了。

    试想一下,对于一个对太玄大陆一无所知、还停留在本大陆十岁幼龄孩童认知的风大杀手来说,这张纸无疑是一个可随身携带的巨大的宝藏,别人不知道的宝物,自己一靠近就会发现,这种优越感不得不让人为之疯狂。

    就拿紫河晶来说,一块紫河晶可以让紫河落泉花的毒性大到连黑腹巨蟒都要垂涎欲滴,其毒性之猛烈可见一斑,说它是全大陆最毒之物,怕是也不为过。而这仅仅限于太玄大陆,万一神秘纸卷到了宏图大世界也好用,这个就

    况且这玩意可以鉴定宝贝的品阶,那就更加非同凡响了,这就说明日后自己再得到什么东西,即使不知道用途,也能通过神秘纸卷来鉴定出宝物的品阶是多少,这样就省得宝物摆在自己面前也不知道的尴尬,尤其是万一有珍贵的东西从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溜走了,那岂是暴殄天物吗。

&癫痫病人发作有哪些症状?nbsp;   “我靠,老子发达了。”饶是心性沉稳老辣似狐狸的风大杀手此刻也忍不住有点飘飘然,那种感觉简直跟花了十块钱投中了五注一等五百万大奖一样让人兴奋的连老婆都容易忘在脑后了。

    有了这个发现,风绝羽赶紧把神秘纸卷打开,将洪元空间种植的草药一株株的扫描了一遍,这些草药虽然算不是什么宝贝,但在洪元空间也有一段时间了,比如人参,年份足当万年,天雪莲,有几株超过了千年的年份,会不会也能列入到宏图当中?

    兴奋的风绝羽忙活了半天,最终的结果还是让他无比的失望,银星光点多如繁星,但再没有任何变化,也就是说,自己种的这些东西别看达到了千年万年,还入不得宏图法眼。

    不过这没什么,有了神秘纸卷,日后走到任何地方小心留意一下,还怕找不到宝贝?

    虽然修为降低了,但是因为神秘纸卷风大杀手丝毫没有悲恸的觉悟,而另一个原因,无外乎报复心理。

    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很快,他就要又一次的给白玉珠子灌注真元了。

    老子的修为变成了气武境,这下我看你怎么恢复伤势?风大杀手的想法极端的另类,这要是那些修炼了几十年的高手们得知天下间有这么一号人物居然会因为自己辛苦修炼而来的真元丢失而兴奋的跳起脚来,恐怕风大杀手会马上倍受千夫所指、万世骂名:丫个白痴,修为没了还这么高兴,脑子进水了吧。

    恩,多半是个武者的都会这么想,唯独风大杀手睡的比谁都香。

    第二天一大早,风绝羽精神抖擞的来到了后院,还没到地方,遇见了连央连大总管。

    “早啊,连总管。”风绝羽离着老远打起了招呼。

    “风兄弟。”连央微微一愕,赶忙把头低了下来,脸上挂着十分不情愿的样子,似乎很在意见到风绝羽。

    “哎?你跑什么?”

    本打算跟连央聊两句,没想到连央低着头想绕过自己,风绝羽一把将连央拽住了:“连总管,几日不见,气色不错。”

    “不错你妈个大西瓜。”连央在心里嘀咕了一句,你这个煞星,有个靠山到处惹事,得罚了程家还不自觉,不知道老子昨天让程明庆给骂成什么样了?你又找我干什么?

    风绝羽并不知道,头两天遇到程明庆的时候,连央为了不让风绝羽和程明庆遇上,故意把他支走之后,就在前厅遭到程羊癫疯明庆好一顿质问,非要让连央告诉他哪个是打了他儿子家伙。

    这话怎么说?

    连央心里头明镜似的,明东城让人给打了,脸上的一块淤青也不知道消没消,然后明老爷子显然害怕了,把风绝羽视为上宾,还怕自己折了面子不想让这事传出去,叮嘱自己守口如瓶,我守,我守你妈个大西瓜啊,这事怎么守,你老人家逃的远远的,留下个烂摊子给我收拾,然后这小子回头就把程少景的下人给打了,居然还给人家吓的不轻。人家找上门来,说也不能说,有那一刻,连央简直郁闷到直想撞墙。

    连央心里是老大的不情愿,但却没有办法,明东城说了,一定要好好对待风绝羽,于是勉强挂着一张笑脸道:“呵,风兄弟的气色也很好。”

    一向面面俱到、八面玲珑的连央此时此刻压根不知道怎么跟眼前这货交流了。

    风绝羽倒是没看出来什么,还以为连央记恨自己打了一掌,叹了口气道:“连总管,你不是还记恨在下吧,那天那件事我也是没办法,其实我是要救你,要是我头上的那位不高兴了,可不仅仅是一掌的事了。”

    连央气的口歪眼斜:“怎么个意思?哦,按你说你打了我还得让我感谢你?妈地,天下有这样的道理没有?”心里这样想着,连央嘴上却不敢说,只能点头寒蝉若襟道:“是,是”

    风绝羽撇了撇嘴,心想这老头今天怎么了?太虚伪了。

    皱了皱眉头,风绝羽问道:“连总管,那天程明庆没有为难你吧。”

    “没有,没有。”连央汗都下来了,心道没有才怪呢,老子受了多少委屈?

    “他都说什么了?”

    连央叹了口气道:“唉,还不是问我谁欺负了他的儿子,让我把人交出来。”

    “哦?那你怎么说的?”

    连央抬眼横了风绝羽一眼,道:“府主说过,要对你的身份保密,我只能回答一概不知了。”

    “哦程明庆就没发火?”

    “可能吗?”连央咬着牙,妈地,程明庆就那么一个宝贝儿子,全中天城谁不知道,那老货就是一护短的主,儿子让人欺负他能无动于衷?

    心里这样想着,连央却没说什么,想了想忍不住劝道:“唉,别提了,反正事情被我圆过去了,风兄弟行事千万要小心,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啊。”

  &武汉癫痫病权威专科医院nbsp; 听起来连央是在好意提醒,实际上风绝羽哪会听不出来他是在警告自己不要再惹事生非。风绝羽寻思关键找麻烦的可不是自己,要不是程少景故意送上门来,自己至于这么对他吗?而且自己没把他怎么样啊?

    看连央一副苦恼的神色,风绝羽无所谓的摊了摊双手,对于连央话那是左耳进、右耳已经出了,老子不想惹事,但要是有惹老子,老子也不能坐以待毙。想归想,风绝羽倒是可以体会到连央受夹板气的苦楚,只能含糊的说道:“哦,我知道了。”

    说完,风绝羽就走了,直奔后院。

    一路上风绝羽还在想,因为程少景和自己的事,连央受的委屈应该小不了,这么看来,明家也不像世人传颂的那样是为太玄第一大世家啊,更没有达到人人惧怕的地步。反而明家所处的地位似乎站在风口浪尖,仅仅一件小事就能让连央费尽心思的愁眉苦脸,太玄第一超级世家之名,名不符实。

    看来自己要认清一下城中的各方势力了,不然真得罪了人,虽然可以到刑坤那打小报告,但是暗箭真的难防,尤其是现在,自己一身气武境修炼,估计随便跑出来个世家子弟都能随便蹂躏自己,万一捅了蒌子,可不是闹着玩的。

    一定要小心点。

    胡思乱想着来到了后院,还没踏进院门,就看见司马如玉拿着一个小小的包裹走出来。

    司马如玉可是被禁足的,通常没有刑坤命令她是不被允许出后院的,今天怎么了?难道那个反复无常的魔头还给司马大小姐放了年假不成?

    “如玉小姐?”自从上一次敞开心扉谈过一次后,两人的关系就亲近了不少,风绝羽直呼起司马如玉的名字。

    “风大哥。”见到风绝羽,司马如玉并无意外,似乎早就在这等着他:“风大哥是给前辈疗伤来的吧。”

    “别前辈前辈的,他算个狗屁前辈。”风绝羽皱了皱眉,也不怕手眼通天的刑坤听见,反正老魔也知道自己巴不得他死,二人之间这种处于明面上的怨恨,早就不是什么秘密了,他也犯不着给刑坤留面子。

    正说着,刑坤声音传了出来:“不知死活的东西,从今天开始你不用再来了,本皇要闭关,没有本皇的命令,谁也不许出入这个院子。”

    给读者的话

    12日第三更。

    领域文学手机地址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xinwen.ysfvh.com  常州新闻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