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新闻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公务员 > 正文内容

混子的挽歌最新章节_正文 第六三二 突变(第二更)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来源:常州新闻网   时间: 2019-05-14

    对面的人从伐木场里面冲出来,发现骆洪苍在后面把门关上了,而且又被我们一回合打倒了一多半的人,顿时没了底气,剩下的两个人对视一眼,直接把枪一扔,将手举过头顶:“别开枪!我们不打了!”

    “去你妈的!刚才堵着我们的时候,你怎么没想起来投降呢!”面对手无寸铁的两个青年,赵淮阳和周桐窜上去,按着两个人就是一顿胖揍,我看了一眼,也没拦着,毕竟大家心里都紧张,这个时候也需要发泄情绪。

    攻下伐木场大门之后,葫芦哥走到门前,使劲推了一下,对东哥摇了摇头:“妈的!骆洪苍这个老狐狸,看见咱们冲上来,留下这几个替死鬼,锁上门跑了!”

    “翻墙!”东哥看着接近三米高的伐木场围墙,一点没犹豫,率先向围墙边走了过去,踩着一堆木头开始翻墙,看见东哥动了,我们也都开始助跑几步,纷纷攀上了墙头。

    ‘嗖!’

    我上墙以后,刚蹲在墙头上,一颗流弹顺着我头边就飞了过去,气浪宛若一个大嘴巴子一样,抽的我脸上生疼,耳朵也开始嗡嗡作响,我手一松,顺着墙头就掉进了院子里,索性院子里的积雪挺深,所以我掉在地上之后,也没受伤,顺势一打滚就爬起来了,这时候葫芦哥也跳进了院子,他猫腰躲在一个木堆后面,迈步就向房鬼子那边冲了过去,东哥也带着剩下的人,跟在葫芦哥后面进行掩护。

    在我们的前方,就是那个阻碍在我们和二哥之间的那个大木堆,听见木堆后面的枪声,我拎着枪快跑几步,向后面探头看了一眼,这个木堆和二哥他们躲藏的仓库之间,是一个很大的平场,此时二哥和史一刚、毛毛三个人已经冲出来了,毫无遮拦的站在空地中央,跟十几米外的洛宾他们互相开枪压制着,二哥胸前的衣服上有着两个大窟窿,虽然里面套着防弹衣,但仍旧被子弹的冲击力打的够呛,嘴角子边上全是血。

    此刻我的位置,刚好处在两伙人的中央,洛宾和冷磊他们那些人,此时全都蹲在几个木箱子后面,向治疗癫痫有哪些方法着二哥他们那边开枪,看见二哥他们的位置以后,我也没瞄准,对着冷磊那边就开了一枪,在洛宾脚下三米外的地方溅起了一阵火星,而冷磊他们那些人听见我这边的枪声,顿时产生了一瞬间的骚乱,纷纷开始闪躲。

    看见冷磊他们低头了,我使劲向二哥那边挥了挥手:“来我这边!”

    “走!”二哥听见我的吼声之后,不断扣动扳机压制着冷磊他们,随后带着人就向我这边跑,跑过来之后,我们几个一闪身,全都躲在了木头后面。

    “艹你妈滴,太悬了!”史一刚看见我之后,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指着自己的头:“就差一厘米,我就死了!”

    我顺着史一刚指的地方看了看,他另外一边的耳朵上方,被子弹划破了好长一条口子,已经模糊的露出了里面的骨头。

    二哥看见我之后,又看了看空荡荡的四周,愣了一下:“怎么只有你自己,其他人呢?”

    “那边!”我伸手指了指我们身后那片房子:“房鬼子在那个房间里,东哥带着葫芦哥他们过去掏他了!”

    “漂亮!”二哥听说东哥那边动手了,激动的一拍大腿:“房鬼子他们这次的人虽然比咱们多,但是现在大部分都在洛宾和冷磊身边,后面的房子里只有几个保镖,只要咱们在这里把洛宾和冷磊堵住,东哥他们绝对能得手!”

    ‘砰!砰!’

    我们这边正说话的时候,房鬼子所在的房间那里,已经开始传出了枪响,对面一直没露头的冷磊他们听见那边的动静,都从那些箱子后面站了起来:“往前冲!保护房爷!快点!”

    “艹你妈!你他妈吹牛b!”二哥听见冷磊他们的喊声,也从木头后面站起来,开始不断地开枪还击,史一刚掏了掏兜,把口袋里面的四五个弹.夹全拿出来,往身边的木头上一摆,随后也不露头,就把手伸到木头上面,不断地扣动扳机,对面的人刚冲出来没几步,就有一个人被子弹击中小腿,哀嚎着倒在了地上,剩下的其河南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最好余人见状,只能无奈的又退了回去。

    “哈哈!真他妈过瘾!”史一刚蹲在木头堆后面,看着前面的开阔地:“我说刚才这群孙子怎么打的那么起劲呢,这种等着别人往上冲的感觉,真他妈舒服!”

    看见冷磊他们退回去了,二哥擦了擦嘴角的血迹,也露出了一个疯狂的笑容:“咱们现在的地势很有利,他们如果硬要冲上来,就是在送死!”二哥说着顿了一下,看着身边的我和毛毛:“这边用不了这么多人,你们俩马上去支援东哥他们,快去!”

    毛毛探头,看了看对面蠢蠢欲动的冷磊等人,有点不放心:“不行,对面的人太多了,万一真的玩命冲上来了,你们怎么办?”

    “听我的,快去!”二哥不容置疑的打断了毛毛的话,拍了拍我的胳膊:“你得知道咱们是为什么来的蒙古,如果今天不能把房鬼子收拾了,其余的事情全是白搭,明白吗?”

    “那你小心!”听完二哥的话,我也来不及权衡利弊,使劲一点头,随后拽着毛毛:“走了!”

    毛毛一咬牙,把身上所有的弹.夹都放在了二哥身边,想了想,把枪也给留下了:“二哥,刚哥!你们千万小心!”

    “别废话,走吧!”二哥一摆手,再次抬手向冷磊他们那边开了几枪,在史一刚和二哥连瞄准都不需要的压制下,冷磊他们冲了两三次,除了被放倒了两个人之外,一步都没冲过来。

    ‘踏踏踏!’

    离开二哥身边之后,我踩着脚背深的积雪,带着毛毛就往东哥那边跑,到了这个时候,我心里已经没有害怕的感觉了,而且隐隐还有些兴奋,按照我们这么打下去,今天房鬼子肯定得交代在这个伐木场里,一想到大家一年多的努力,终于要在这一刻尘埃落定,我的肾上腺素急剧飙升,体力瞬间达到顶峰。

    跑过一个木堆之后,我已经远远的能看见了东哥他们的身影,此时东哥、葫芦哥、杨涛、赵淮阳还有周桐五个人码成一排,正蹲在一个碎木垛南京治疗癫痫病哪家好后面,对着房鬼子所在的房间进行射击,房鬼子呆的那个房间,是由一人多粗的实木搭建的,整个屋子只有一个门和一个小窗子,全都对着我们这边,剩下什么出口都没有,此刻那个房子的玻璃已经被打碎了,外墙也全是弹洞,在门前还倒着两个人,正在挣扎着向远处爬,木屋门边的雪也被染成了红色,里面的人连头都不敢露,只是偶尔会有一只手从门缝或者窗边伸出来,胡乱的开上两枪。

    看见对面微弱的火力,我心头大喜,迈步就要往东哥那边跑,但是刚跑了没几步,一下就看见歪脖子从一个木头垛后面窜出来,手中拎着一把伐木斧,举过头顶就对东哥劈了下去,看见这一幕,我来不及多想,抬起手对着歪脖子‘砰!’的就是一枪。

    ‘扑通!’

    歪脖子被我一枪打中后背,一个跟头就栽倒在了地上,前面的东哥他们听见枪声,转身,看见地上的歪脖子之后,全都愣住了,随后东哥看了看我举枪的动作,庆幸的点了下头。

    “艹你妈,我他妈砍死你!”歪脖子挨了一枪之后,手里攥着斧子,像个蠕动的毛毛虫一样,仍旧在执着的向着东哥那边爬。

    葫芦哥看见歪脖子的举动,一步窜上去,直接把枪顶在了他头上:“艹你妈,我发现你们那伙人里,最招人烦的就是你了,你说你这个腿脚,总跟我装鸡毛职业杀,啊?!”

    “杀…!”歪脖子被葫芦哥用枪抵住了头,但是就像不知道害怕一样,使劲的举起了斧子。

    “杀你爹篮子,说再见吧!”葫芦哥看见歪脖子缓慢的动作,作势就要开枪。

    ‘刷!’

    就在葫芦哥举枪的一刻,我顿时感觉后脑勺一凉,跟着就有一个硬物顶在了我头上:“都他妈别动!”

    ‘刷!’

    听见这个喊声,前面的东哥他们全都停止射击,我身边的毛毛也愣住了,所有人都看向了我这边,我微微北京羊羔疯那家医院好侧头,看着用枪指向我的二樊:“大樊已经死了,你如果这么做,你们老樊家今天会绝后的。”

    “我们家会怎么样,不劳烦你操心,但是你今天肯定得下去给我哥谢罪!”二樊说完这句话以后,看着东哥他们:“所有人都把枪扔了!快!”

    “东哥!别管我!”二樊话音落,我血气上涌,想都没想就喊了一嗓子:“咱们等这一天已经多久了,你比我心里清楚!无论发生什么事,我都认了!你千万别扔枪!”

    ‘嘭!’

    我话音刚落,二樊抬起手,对着我头上就砸了一枪把子,我感觉后脑一痛,温热的血液很快顺着我的脖子流进了衣服里,二樊砸了我一下之后,一只手搂住我的脖子,另一之后把枪顶在了我的太阳穴上:“放下枪!我他妈数三个数……一!”

    “二!”

    “别数了!”东哥听见二樊喊话,微微咬了咬牙,对其他人一挥手:“都把枪扔了!”

    “东哥!”听完东哥的话,我使劲的挣扎了一下:“你疯了!犯什么糊涂呢?!你知不知道咱们今天是来干什么的!!”

    “别说了!”东哥听完我的话,第一个把枪扔在了脚下:“为了今天,我已经眼睁睁看着身边倒下很多人了,如果在最后一刻,我还需要看着身边的人倒下,那这种结果,对我来说也是毫无意义!”

    ‘刷!’

    东哥话音落,葫芦哥和杨涛他们那些人,也都咬着牙把枪给扔了,杨涛瞪眼指着二樊:“小b崽子,你要是把我兄弟伤了,今天我他妈扒了你的皮!”

    “你们不用吓唬我,你樊爷不是吓大的!”二樊梗着脖子怼了杨涛一句之后,看着木屋的方向:“房爷,你在里面吗?!”l0ns3v3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xinwen.ysfvh.com  常州新闻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